董肆柒

一只et

关于主唱大人和他的狗子不得不说的事[上](脑洞文)

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魔王会这么沙雕…可能是被et带的?(bushi
感谢et友情出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分割线———————————

        1
    玄色的天空划开赤红的伤痕,一个黑发黑瞳的少年自裂缝中掉出,狠狠地砸在地上。
    少年双目紧闭,不省人事,身上的伤痕触目惊心。
    “魔王?魔王!”
    魔王趴在地上,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火红色的身影使劲儿摇他。
    “没死呢…干嘛啊…”凭借着头顶上的小花花,魔王依稀辨认出面前的火小姐。
    “别动!你知不知道你刚刚从天上掉下来了?”火小姐咬牙切齿,这孩子就知道跟et皮。
    “啊?…是吗…”魔王想把自己撑起来,可手臂一发力就牵扯起浑身的伤口,钻心地疼。魔王咧了咧嘴。
    “叫你别动!”火小姐在暴走的边缘:“听着,你现在很虚弱,所以不能再维持人的形态了。”
    魔王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气若游丝还不忘怼人:“不维持人的形态,难道要我当狗么?”      
    一旁的火小姐突然眼睛亮了。对呀,刚刚还在想变成什么比较合适,如今被他自己想到了一个这么好的主意!
    妙啊,绝妙!
    于是火小姐在魔王杀死人的目光下把他变成了一只摇着尾巴的中华田园犬。
    火: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啊!(伸手去摸毛) 
    魔: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翻译:你再特么摸老子小心我咬你!)     
       

         2
    火小姐把他变成汪之后就不管他了。
    真是丧尽天良。回去一定要狠狠地怼她。
    累到虚脱的魔王正想就地趴下睡会,远处出现了一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人。
    那人长得不是一般的好看,皮肤白白净净的,笑起来一副眉眼弯弯的无害模样,宽松上衣的领口露出锁骨,忽隐忽现的分外撩人,紧腿破洞裤又勾勒出长腿的完美轮廓。
    那人一下注意到魔王,本就晶晶亮的眸子更亮了。                
    那人蹲下,朝他招手,用软软的声音叫他:“狗狗,过来啊~” 
    魔王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个高高在下的魔,高冷地撇了撇头。
    那人也不介意,摸了一下他的头,魔王瞪了他一眼。
    “啊啊啊你好可爱啊我要带你回家!”   
    魔王:……¬_¬`
    那人在询问了保安后,兴奋地跑回来抱起他,然后兴奋地打开小兰的车门,兴奋地把他塞进副驾驶,兴奋地一路风驰电掣。
    “小狗狗你叫什么啊?”
    “…”           
    “叫你花花怎么样?” 
    “…”
    “花花,哈哈,我叫主唱哦,记住了。”
    “……汪呜……”平常踩云朵在天上飞都不眨一下眼睛的魔王居然在一辆开得比云彩还快的兰博基尼上晕车吐了。
    主唱万分惊异加嫌弃:“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居然吐在我的车上!很贵的!!!”
    魔王恨不得现在就用法力停下他的车甩他一个大耳雷子拔腿就跑。
    他喵的劳资好歹曾经也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魔你居然敢嫌弃我我我我咬死你!
    主唱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一向对可爱的小动物没有抵抗力,比如小狗小猫啊,蜘蛛蝙蝠啊蛇啊之类的。(?)
    所以只能宠着咯。主唱宠溺地摸了摸小狗的耳朵。魔王狠狠地甩开了。
    不过貌似主唱心情并没受到什么影响甚至开心地哼起了歌。      
       

         3
    “嘭” 。
    主唱关上门,手里刚买的狗粮掉在了地上。                
    沙发上蜷着一个面容精致的少年,好像受伤了,身躯痛得直抖,眼神却恶狠狠地盯着主唱,像某种凶恶的野兽。
    主唱也是吓了一跳,以为是贼,吓得嘴唇发抖,回头开了门就跑。
    那少年却突然闪现在他面前,狠狠地把主唱咚在墙上。
    主唱彻底方了…他他他从哪冒出来的?!他他他特么居然会闪现?!我我我难道在做梦?!
    想着抬手掐了一把脸,嘶,疼。所以是真的。                    
    “鬼啊----------”主唱失声惊叫。
    魔王快速捂住了他的嘴。望着瑟瑟发抖的主唱,他心情好地勾起了嘴角。
    小样儿,知道害怕了吧。
    哼哼。
    魔王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用一种苏到爆炸的声音说:“不许喊。”老子真他妈的酷。
    主唱睁着惊恐的眼睛猛点头。
    魔王慢慢移走捂在他嘴上的手,露出性感的嘴唇。
    真好看。魔王心里感慨。
    “听着,我不是鬼。我是你昨天捡的狗子。”
    主场瞪圆眼睛:“花花?!” 
    魔王气得一拳打在主唱脸旁边的墙壁上,吓得主唱连忙住了嘴。
    “记住了,我叫魔王,魔!王!我不是狗!!!我是魔!!!魔!!!魔!!!”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主唱哆嗦着声音问。。
        “我还想问你呢!你把我带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是想干什么?!车还开那么快!还设指纹锁出也出不去!!冰箱里只有两个臭鸡蛋!!!是不是欺负我身受重伤法力尽失?!!呜呜呜呜呜呜幸亏我恢复了一点变成人形…不然还要受你摧残呜呜呜呜呜呜我容易吗我……”
    主唱望着突然蹲下开始哀嚎的魔王,心中泛起一种类似母爱(划掉)的光辉,无限柔情地摸了摸魔王的头,捡起那袋狗粮送到魔王面前。
    魔王:“…………………………”  
    主唱:“太可怜了……对不起吃吧吃吧以后狗粮管够!!!”   
    魔王无力地扶额:“天呢你是不是傻……”
    主唱:“怎么了?你不喜欢这个口味?”    “滚。”
    “离我五十米开外。”
    “我妈不让我跟傻子玩。”       

        4
    “所以我捡的不是一条狗,而是一只魔?”
    主唱轻轻捏了捏由于情绪过于激动而重新变成狗的魔王的耳朵,引来后者幽怨的眼神。
    魔王本来就虚弱,一生了气更虚弱了。算了,他爱咋咋滴吧,不跟他计较,累。有那精力还不如睡一觉,养好精神再收拾他。
    看着熟睡的狗子,主唱托腮:“其实,魔也挺可爱的嘛。”
    魔王这一睡就睡了三天三夜。
    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变回了人形,躺在柔软舒适的被窝里。
    是他吗?想到那个傻子,魔王心里居然有一丝温暖。
    只是,他人呢?魔王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一翻身下了床。   
    似乎有钢琴的声音?魔王循着声音走去。
    声音从一个紧闭着门的屋子传来。魔王像着了迷般,轻轻地把门推开一点小缝,探头进去。
    这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小黑屋。他第一眼就看到全身裸着的主唱。不过主唱似乎沉迷在音乐中,并未发现魔王。
    主唱在钢琴旁边摆了一圈蜡烛,火光衬得他白皙修长的腿更加好看了。他手指翻飞在琴键上,闭起眼睛哼唱着一段温暖的旋律,世界好像只剩下他和他的钢琴,尘埃都不敢惊扰眼前的美好。
    “真好听。” 魔王忍不住脱口而出。
    钢琴声戛然而止。魔王才意识到自己的突兀。
    钢琴少年看到魔王盯着自己看,又意识到自己什么也没穿,突然就双颊绯红:“喂!看什么看!变态啊你!”
    魔王心想到底是谁变态……嘴上却服了软:“内个,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不过你刚才唱的真的很好听,我很喜欢,内个…”越说越乱,魔王干脆闭嘴。
    主唱缩着身子,脸颊绯红。魔王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就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看。蜡烛光映得主唱浑身都散发着柔软的光。气氛突然有点微妙。
    “…你还看…变态!” 
    魔王竟出乎意料地没有生气,反而无限温柔地关上门退了出去。
——————————分割线———————————
再次感谢我大et友情出演!!!撒花撒花~

『魔』chapter3 【魔主】【主爱】(玛丽苏…)

    花花一进门,看到的是两个人抱在一起的场景。
    主唱看到花花脸上复杂的表情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有些尴尬地推开了魔王。
    “内个…你来啦…嘿嘿…”主唱傻笑的样子真是好看。              
    “阿唱!你没事吧?!”花花一把抱住主唱。
    主唱还苍白着脸,其实他不怎么好,浑身没力气,而且魔王刚刚捉弄他搞得他心跳莫名其妙地加速,额头上已经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没事。”主唱轻轻地牵起嘴角,苍白的脸上开出美丽的花。
    花花咬了咬唇,紧紧地拉住主唱的手。    “花花……你…诶你你你别哭啊!”
    花花用手背抹了下眼睛:“…我才没哭!”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对了,”主唱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这位是魔总,就是那个HCY娱乐公司的魔总,他说要签我呢!花花!我们要有好日子过啦!”主唱眼睛放了光。
    “啊…”花花看向魔王,目光瞬间变柔和,“原来你是魔总!”
    “当然是我啊。”魔王职业假笑。
                                                                                                
    “那既然人都来了,我就先撤了吧。”魔王站起身来,助理跟在他身后。
    走到玄关处的时候,魔王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主唱,眼里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下次见,小主唱~”主唱后背一阵发凉。
    这人的眼睛怎么能这么锐利?像寒刀一样,直直地劈中他的心脏,要他从此沉沦,万劫不复。
   
    “魔总,你今天看起来不太对啊…”车上,助理小声说。
    “我哪里不对?”魔王白眼。
    “嗯…魔总…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子了…” 
    “是啊。你不会才看出来吧?”
    “……啊,不是…”魔总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我是说,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争取呢?”
    魔王叹了一口气:“争啥呀,没看人家早就名花有主了吗?”
    “…不会吧…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是啊,我也觉得不像,所以我一定要把他弄到手。”
    “……………”助理认真地分析了这里面的逻辑关系,觉得闭嘴比较好。
                        
    第二天主唱就出现在了HCY公司里。
    魔王早早坐在办公室等他了。
    “怎么才来?我可是等你半天了哦。”魔王眯起狭长的眼睛盯着他。
    “我已经很早了呀。”主唱委屈的看了看表,才六点诶,他是住在公司吗?
    “可是你让我等了很久并且浪费了我的生命。”魔王站起身,走到主唱站着的位置,锐利的眼睛直直盯着主唱。他开始一步步逼近,近到只要主唱抬起头就可以吻到他的下巴。
    魔王继续一步步逼近,主唱慌乱地后退。当背碰到冰凉的墙壁时,主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魔王用自己的身体紧紧贴着主唱,主唱慌乱地想要逃,却发现被抵在墙和魔王身体的狭小空间里不得脱身。
    “魔……”他不安地轻唤他,气息吐在魔王耳垂上,温热的。
    “你该补偿我呢……”魔王压低了声音在主唱耳边说,“你怎么补偿?”
    “我…我不知道…”主唱脸早就红了,呼吸也变得急促,魔王感觉到贴着他身体的胸脯一起一伏地动。
    “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魔王坏笑着慢慢放开他。
    主唱脸更红了。他急忙低下头,不让别人看见他害羞的样子。         
    “那我们接下来办正事吧。”魔王突然正经,一脸严肃,仿佛刚刚调戏主唱的人不是他。
    主唱:……?
    魔王坐到沙发上,拍着旁边的空位,朝主唱做了一个“来”的手势:“坐。”    主唱犹豫着坐下。
    还好这次魔王没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不然主唱就要心跳加速致死了。
    不得不说的是,魔王还真挺会撩的…
    突然就被弹了一下额头,魔王眯起眼睛:“想什么呢?” 
    “没有啦。”主唱耸肩。
    “嗯?”  
    “…嗯…一个月后是花花生日诶。”
    魔王脸一下黑了,怕吓着主唱,语气还是温柔的:“哦,这样啊。”
    “对呀。礼物我都准备了。”主唱笑得很暖。
    “今天就到这吧,我有点累了。”魔王站起身走了。             
    主唱:???他怎么了???
       
    因为还没正式成为hcy的艺人,所以主唱晚上还得去酒吧驻唱赚钱。  
只是这次好像观众异常的热情?他没多想,只当因为自己状态好。说来也怪,自从那天魔王救了他,他就再也没做过噩梦,所以状态好是真的。
    出来时已经深夜十二点多了。一个黑衣黑帽黑口罩的男人问他要签名,他没多想就签了。 
    酒吧里的炙热的灯光照得他汗流浃背,他绕到后面感受晚风的凉意。
    他正倚着墙根看天,突然一只有力地手粗暴地将他拽入怀中。他吃了一惊,嘴巴张了张刚想喊,却被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嘴巴,任他无力地“呜呜”地挣扎着。
    他就这么被捂着嘴巴半拖半拽地拐进了一个没人的死胡同里。
    那人用刀抵着他的腰部:“别乱叫。”       
    主唱点了点头,那人放开主唱。主唱认得他,是那个要签名的粉丝。   
     “我很喜欢你。不仅仅是你的音乐,你整个人我都喜欢。”那人用仅露出的双眼看着主唱。
    主唱哪有心思留意他的真情告白,逮了个空子,还没一下冲出去就被那人抓住了。
    那人身手很不错,两下把主唱捉回来摁在墙上,为了防止他再逃跑,把他的双手扭到身后反剪着摁住。
    一阵湿热的气息从耳后传来:“你居然敢跑…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我就是喜欢你挣扎的样子…哈哈哈…说吧,我怎么惩罚你?”   
     胸口原本被白色衬衫覆盖的肌肤突然感受到手指冰凉的温度,主唱突然意识到什么,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却无济于事。主唱绝望地闭上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这次的鸦鸦有点太好听了叭!!!

呜呜呜如果我今晚要是补作业累死了呜呜呜告诉华晨宇我爱他呜呜呜

我要补作业X﹏X好心塞

哈哈哈小皮一下。 没错我是一只et。 说起华晨宇…我真是脸上不自觉的泛起姨母笑了。 说起华晨宇,我算是去年十一月入坑的小萌新啦。 之前我只知道这个人是快男的总冠军,唱歌很厉害,但没有过多关注,因为唱歌厉害的太多了,我将他算在众多实力派中的一个。 记得之前他代言过读书郎,每次去书店都会看到那个大大的广告贴在墙上。照片上的他带着黑色的眼镜框,刘海长长的,笑的眼睛都没有了。我其实一点也不感冒这样的长相,就感觉呆呆傻傻的。 从那以后我对他的印象就停留在那个呆呆傻傻的少年,直到有一年我在湖南的跨年演唱会上听到一首歌《我管你》。 我当时听第一遍的时候觉得整首歌怪怪的,因为我以前一直习惯于听那种比较大众的流行歌曲,但是我就是觉得莫名的好听。于是坐在家里单曲循环。即使是这个时候我也没有过多的留意他的颜,因为当时他的刘海很长很长,都要盖过眼睛的那种,我只觉得他好像比我印象中要瘦很多,黑镜框也拿下去了,没了那种呆呆傻傻的感觉,竟然还有点小帅。 后来我就断断续续地关注他的作品,也没有很刻意的去搜,就是看到了就听一下,结果都出乎意料的合我胃口。有一次我在听歌时在推荐栏里发现了一首《齐天》,听完之后的感觉不知如何形容,我没看过《悟空传》的电影和原著,但我光听着一首歌,好像就能感受到悟空的悲凉与无奈,我一口气循环了好多好多遍,连睡觉都在听。 后来我像着了迷一样搜他的歌听,感叹为什么没有让我早点听到他的歌,我觉得遇到他之前这十几年来听的歌都白听了。后来我听到一首歌叫《爸,我回来了》,是他改编过的版本。我没有看这首歌的现场版本,我只是用耳朵听,随着他缓缓的叙述,我的心也一揪一揪的。于是我就去看了这首歌的现场,果然没让我失望,我哭的一塌糊涂。最关键的是,我发现他的颜也很好看啊! 但我告诉自己不能如此肤浅…作为一个有原则的人,我当然是……华丽丽的入坑啦! 后来我就疯狂搜有他的节目,我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他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一套独立的为人处事的原则。他不因为别人的意见或看法就随意的动摇,不跟随大众的脚步,只忠于自己的内心 他说,我可以理解世界上的所有因果关系,我可以接受这社会上所有的因果关系,但并不代表我要置身其中。 他说,我要先了解娱乐圈的规则,才能知道怎样跳出这个规则。 他说,我不认为吃牛排的人要比吃白菜的人尊贵。 …… 我从未见过像他一样的人。我所知道的很多人,都习惯了这个世界,不管是清白还是污浊,他们都已经或正在被世界同化。我们每天做着同样的事,走着同样的路,听着街上正流行的苦情歌。我们不知道我们想要什么,未来没有期待,梦想被现实腐化。我们都曾热血,都曾雄心勃勃的追梦,都曾不顾一切的拼过,而后被现实逼迫。于是我们过惯了这样的生活,觉得这样凑合一生也挺好。
    而华晨宇的出现,让我已半死的心脏复苏。他给我的是初心,是执着,是不顾旁人阻拦勇敢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知不觉码了这么多字,其实我还有很多话想说,我明明心里有那么多话,可话到嘴边,啊不,是到指尖时竟一个字也打不出来。没说完的话,我相信火星人都懂,那就这样吧。
   谢谢你,华晨宇。
   你一直红,我们就一直红。
   火星人永远在。

『魔』chapter2【魔主】【主爱】(持更)

   上文链接:楔子:http://dongsiqi512.lofter.com/post/1fceb4f8_ef58190b
chapter1:http://dongsiqi512.lofter.com/post/1fceb4f8_ef57ee83


   夜已深了,街上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路过,路灯照得地面惨白。
    酒吧内却是盛情如火。
    台上的人忘我的表演引得底下一片叫好声。炽热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汗液很快浸湿了无袖的黑衬衫,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魔王玩味地把玩着手上的酒杯,视线却一直没离开那人。
    就这样盯了一会儿,他挥手示意身边的人俯耳过来。
    “台上的是什么人。”
    “魔总,他是这家酒吧的驻唱歌手,名字叫主唱。”   
    魔王笑了笑。
    “您有兴趣?”
    “是啊。”魔王毫不掩饰,“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
    正在他们说话时,前方突然有人惊呼:“快来人啊,主唱晕倒了!”
    所有人一窝蜂地围了上去。
    原来是主唱这几天休息不好,脑袋一直昏昏沉沉的,刚刚一首重金属用光了他所有的气力,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不争气地晕倒了。
    魔王挥手示意男助理救人。
    其实这时救护车已经赶到,正要把人抬上车,魔王却抢先一步把昏迷中的主唱打横抱上了车。
   
    众人:这人怕是有脑子有问题?
    魔王:我就乐意爱咋咋地。

    众人眼睁睁看着魔王和他的助理跟着主唱上了车。
    车上,魔王看着昏迷中的主唱,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温柔的笑。主唱此时双目紧闭,浓密纤长的睫毛沾了晶莹的汗珠,更显动人。性感的嘴唇却微张着,让人有种想一口亲下去的冲动。领口开的很大,可以看到锁骨和雪白的肌肤,汗水好像使他有些冷了,身子微微的颤抖着。魔王把自己的衣服脱下给他盖上。身边助理一脸错愕:擦嘞我跟在魔总身边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他如此贴心……
  
    医院里,主唱躺在病床上。他其实已经醒了,但身子实在疲累,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魔王坐在床边,就这么盯着他。
    真美…魔王觉得自己已经迷上他了。魔王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一边站着的助理捕捉到这个细节,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他分明看到魔王眼中极强的占有欲。
    桌上主唱的手机铃声大作。魔王拿起一看,竟已经有了十多个未接来电,而且都是一个叫花花的人打来的。   
    魔王眼神暗了暗,按下接听键。
    “喂?喂!你上哪儿去了,怎么还不回来!电话也不接,担心死我了!”
    语气中无意带着撒娇的意味。
    “你是谁。”魔王的声音冷的能掉冰碴子了。
    电话那端的人明显愣了一下,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是…我是主唱的…”而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不对不对,这句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你是谁?!主唱呢?!”
    “你不用担心,他现在在医院里,没什么大事。我是HCY娱乐公司的董事长,我们看上他了,准备签他。”
    “……”这信息量确实有点大。“你们在哪?我现在就赶过去。”
    魔王放下手机,脸黑的跟锅底似的。助理感觉屋内醋味好大…
    主唱此时满头大汗,睡梦中皱紧了眉,手紧紧抓着被子,嘴里含混不清的嘀咕着什么,像着了梦魇一般。
    魔王抓住他的手,企图给他安慰,主场却一下惊醒了,登时一双晶晶亮的眼睛便与魔王四目相对。魔王心都要化了。                          
    主唱还处于懵逼状态,毕竟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男人抓着手是一件很…尴尬的事。
    “你……”眼前的男人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却有种说不出的魅惑。要命的是他长长刘海下的一双眼睛一直直直的盯着他,让他有些无措。
    魔王见他被盯得耳朵都红了,觉得有趣,便凑近了盯着,主唱有些怕怕的往后退,魔王伸出一只手用力揽住他纤细的腰,逼迫他与自己四目相对,呼吸相闻。
    主唱觉得自己瞬间就怂了。他推开面前的男人,硬是没 有勇气再看。他用手搓了搓微烫的脸颊,问:“你是谁?”
    “我是HCY娱乐公司的董事长,我看了你今晚的演出,觉得你很有潜力,所以我决定签你。我叫魔王,准你叫我魔。”
    “哦,酱紫啊…等等,你要签我?!”主唱激动地看着魔王。
    魔王点头。
    “真的吗?谢谢你!”主唱激动地抱住了魔王,全然忘了他刚才是怎么捉弄他的。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太好了太好了,我终于要赚钱了,花花可以不用跟着我受苦了!
    可魔王不知道他此时内心的想法,他抱着身上主动投怀送抱的人,脸上泛起笑容。
    “对了……那个……你叫啥来着…我忘记了…”
    魔王叹了一口气:“我叫魔王,你可以叫我魔。”             
    “好的魔总!”
    一个眼刀飞来。
    “……我觉得这样比较尊敬…”
    “不行。”
    “……魔。”    
    “诶,乖。”  
    “……?”